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为什么中国率先设立电竞专业?“因为我们处在领先位置”

2023-04-15 19:50:28 806

摘要:11月21日下午,由上海市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主办,静安区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承办的“海上新力量·电竞看静安”上海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专题建言活动在静安运动健身中心举行,各路新阶层人士就围绕上海加快全球电竞之都建设的发展路径,做强本土电竞赛...

11月21日下午,由上海市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主办,静安区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承办的“海上新力量·电竞看静安”上海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专题建言活动在静安运动健身中心举行,各路新阶层人士就围绕上海加快全球电竞之都建设的发展路径,做强本土电竞赛事品牌,加快衍生品市场开发,全力打造完整产业链等提出意见建议。

活动结束后,观察者网就高校设立电子竞技专业、非明星电竞选手的转型、新资本浪潮对电竞的影响、以及上海在建设电竞之都上的优势、措施等问题采访了两位活动嘉宾,上海电子竞技运动院校合作总监高兆雄和OMG电子竞技俱乐部联合创始人、董事弓戈。

(采访、整理/观察者网 李焕宇)

高兆雄——中国电竞在全球处于一个领先位置

观察者网:首先想具体了解一下,一名电子竞技专业的学生,是怎样最终流入电竞产业链的?

高兆雄:首先在2016年教育部设立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后,有很多高校设立了电竞专业,他们这么做可能是基于该校原有的一些专业课程,而我们会去配套上相应的专业教材,我们电竞协会的会员单位已经出版了相应的专业教材,教材由教育部的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所以对学生而言,是有一套专业的教材体系去指导他的。

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电竞教材

其次就是我们今天新成立的教师培养基地,可以在师资上根据学校的要求去培养,无论是赛事制作也好,播音主持也好,策划传播也好,这些都可以去定向地培养,依托上海师范大学这处基地本身的专业师资,我们可以让这些本身可能就已经具有了教师职业资格的学生,选择不同的发展方向,再配套上专业的电竞训练,最终把他们打造成专业的电竞师资。

同理,像我这样一个并不怎么懂教书育人,但在产业上有专业优势的电竞人,也可以依托上师大基地这个平台,去帮助他们成为合格的教师。

另外,电竞协会也有配套的、自有的赛事平台去帮他们实习。因为电竞是一个人才非常短缺的行业,同时也是一个非常需要大量劳动力的行业。协会这边一可以依靠会员自己的赛事,比如腾讯电竞的赛事来给学员机会,而我们上海市电竞协会也会在下周末举办自己的官方赛事,这届赛事由上海市政府主办,是一个有亿级别流量的赛事。

最终凭借我们协会自有的赛事平台和会员单位的赛事平台,在校学生可以获得充足的实训机会。

等到学生毕业的时候,上海市电竞协会这边有100家的电竞企业是会员单位,同时所有的头部企业也是我们的关系单位,我们会依托自身会员单位体系的这个平台去帮助学生,为学生们组织大量的招聘、面试机会。

观察者网:那如果一名学生想要说服自己的家长报考这一专业,您认为有哪些关键点?

高兆雄:首先,从年龄层来看,今年入学的这些可能是00后们的学生家长,他们很多都已经是78、79年生了,这些家长很多自己就是第一批的电竞用户,他们那个年代可能是CS(反恐精英)、《星际争霸》、《魔兽争霸3》之类的项目,因此这批家长对电子竞技并不会像曾经的家长那么的排斥,所以从人口学来看,父母给学生的压力肯定不再会那么大。

WCG曾经是中国早期电竞观众共同的回忆

第二点就是,学生能够把这件事情做好,是因为它热爱这个产业。像现在也没有什么真正的铁饭碗,很多东西都是基于兴趣出发,它才能真的做得下去、做得好能够真正地去做好。

第三点的话,根据国家人社部、统计局那边给我们的信息,就是电竞它的人才缺口非常地大,不能说人傻钱多,但至少人少的地方,竞争没那么激烈,收入待遇也要好,国家统计局信息显示,电竞从业人员的薪资水平是当地平均工资的一到三倍,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比较高薪的职位,就业不错,缺口很大,对学生而言是有吸引力的高薪职业。

观察者网:除了这些非选手的电竞专业人才,协会在一般电竞选手的转型、再就业上又有哪些探索?

高兆雄:我们现在做了一些尝试,希望可以得到更加多的建议。比如我们在尝试能不能在注册运动员的基础上产生一批高水平的专业运动员,因为高水平的运动员就存在一个通向顶级院校的上升机会,从而对顶尖运动员起到一个保障的效果。

还有就是我们同上海师范大学的继续教育学院开展了合作,设立了一个本科专业和两个专升本专业,它的入学难度对电竞选手来说会相对容易一些。因为电竞选手黄金职业生涯在16-23岁,这是一个偏年轻化的群体,我们的希望就是,也许在23岁这个年龄他的文化水平还不够,但是通过继续教育和成人教育能提供一个学历再补偿,因为他本来就是行业人,有行业人自己的见解,所以他们转型去做播音主持也好,赛事制作也好,都能依托现有的身份体系去完善他的职业发展和未来的退役计划。

观察者网:政府在电竞上又有哪些扶持呢?

高兆雄:首先市委市领导给予了非常大的关注度,李强书记也非常地关注。2017年,上海提出《文创50条》,明确要打造全球电竞之都,其中第九条已经表明上海市会非常大力地去发展电竞产业。

《文创50条》即上海市《关于加快本市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

其次,上海是一个电竞重镇,电竞的头部企业都聚集在上海,这是一个自发形成的体系。而在产业规模已经形成的情况下,市委市政府帮助我们更加规范地打造了很多体系,包括我们率先提出运动员注册制,裁判员认证体系,电竞场馆的运营规范等。我们已经在制定很多相关的标准,通过与市体育局、文旅局的合作,率先在全国范围内拿出了相关的标准,未来可以也可以向全国推广。

可以说,上海在电竞标准的制定方面是全国领先的。

观察者网:目前,中国的电竞专业在全球处在一个怎样的位置?

高兆雄:中国的电竞行业在全球处领先位置。首先,我们有着最大的电竞人口,其次,我们有像腾讯这样拥有《英雄联盟(LOL)》等在全球都极具人气的游戏的行业龙头老大(注:英雄联盟所属的拳头公司被腾讯100%控股,腾讯不会干涉拳头的日常运营,但也算是腾讯系),基于这么大规模的产业基础以及人才、人口再加上配套的商业,中国在全球电竞当中绝对是处于一个领先的优势。

《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现场 视频截图

而且《英雄联盟》这是PC端的项目,移动端(手游)我们还有《王者荣耀》这样现象级的项目,它有巅峰1.1亿的日活,现在也稳定在8千万,未来还会有《英雄联盟》手游版的推出,可能还会带来更多的电竞爱好者。所以说从人口和商业运作来看,中国在全球都是领先的,向之前在活动中发言的VSPN(量子体育)公司,它就是目前电子竞技赛事当中处于一个头部位置的企业,在全球范围内也是头部级别的电竞赛事服务厂商。

而在电竞专业教育这一块,目前在全球范围内还没有什么特别针对电子竞技的教育,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去搞电竞专业教育。既然我们作为一个电竞产业大国已经处在了全球领先的位置上,有这么强的产业优势和来自政府的支持,那么我们就要去闯,就要去摸索,跑在全球前面来引领这一领域。

现在我们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在创国际先河,并不存在什么可供借鉴的国际经验,我们也会努力去探索、完善这个教育体系,无论是从教材还是从师资,还是整套的教育系统,我们希望能够依托电竞产业优势,打造出强势的电竞专业,吸引全球学生来上海学习。就好比人们学奢侈品管理会想起法国和瑞士一样,当人们提起电竞产业链的时候,就会想到上海、中国。

弓戈——多方关注下的中国电竞已日益完善

观察者网:电子竞技在本世纪初的时候名声并不好,向李晓峰选手入选奥运火炬手还引起过很大争议,那么相比于那段时间,如今电竞的名声有多大程度的改善?

弓戈:能有50%-60%了吧,一半以上的人开始慢慢明白电竞了。

在李晓峰那个时代,当时还没有电竞这么一个概念,很多人就误以为他是一个玩游戏的,所以当电竞从游戏行业慢慢独立出来以后,这种情况就开始慢慢改善了,之前说的什么毒害青少年啊,戒网瘾啊这些,这关键其实不是电竞跟游戏的问题,而是网络游戏跟电子竞技的区别是什么。

李晓峰(sky)入选奥运火炬手曾引发争议

国家体育总局在2003年明确规定——有固定的时间、规则,利用高科技软硬件设备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运动,才是电竞,其他那是网络游戏,中央电视台也在2015年专门讲了网络游戏和电子竞技的区别,从那以后人们开始慢慢明白电竞了。

观察者网:您曾在2017年表示大量的资本涌入导致中国电竞被揠苗助长,如今随着中国队在S9(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夺冠,又有新的资本浪潮出现了,中国电竞是否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弓戈:资本永远是双刃剑,资本的介入确实提供了养分和动力,如果没有这些电竞这几年的发展是不可能这么迅速的。

但在当时,很多电竞企业处于发展初期,行业规范、产业上下游环节的配合等等,都不完善。所以运营的成本、管理的复杂性,都增大了。

近期新的一轮资本,就越来越规范了,非常清晰,知道电竞应该怎么和自身结合。比如说苏宁、李宁、耐克、奔驰......它们通过前面的经验,理性很多。

观察者网:在选手层面,大家都说电竞选手的职业寿命很短,也会影响到学业等其他的个人发展项目,那么当一个人未能成为登上领奖台的明星选手时,今天的电竞行业在此类人才的转型上会有哪些帮助吗?

弓戈:职业选手生涯短并不是一个必然现象,它和行业整体发展水平有关。

初生代的选手可能经历过比较大的冲击,比如会面临是做选手还是做主播的选择——但那时候行业还没有建立各个产业环节都会共同遵守的规范。

如今电竞行业已经细分出十几个工作领域,选手和俱乐部的认知也更加长远了,对于在役选手全面能力的培养,退役后选手的出路,都有了更多可能性。整个行业就业人员的素质,也都在提升。

观察者网:除了俱乐部,您也是一位电竞馆的老板,请问当下的移动端游戏风潮是否会对电竞馆这类线下场所产生冲击?

弓戈:其实我们的电竞馆并没有网吧经营业务,它还是以一个赛事为主的,衍生很多线下活动的场所。比如游戏的科技产品的发布,各种粉丝聚会,vr体验,桌游等等。本质是年轻人喜欢的线下聚集场所。

我们的场馆属于全国第一批专业的电竞馆,我们也一直把它定义为电竞泛文创体验中心。未来的电竞馆版本一定会升级。服务配套、跨界融合、商业变现,都会有改善。现在很多围绕电竞主题的实体场景,比如电竞咖啡厅,电竞餐厅、ktv、酒店等,它会成为一个以细分领域带动整体的综合主体,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网吧。所以和移动端的冲击不是一个命题范围。

观察者网:那么当电竞馆得到充分发展后,它是否会像传统体育的球场一样,与俱乐部结合,形成一种融入各个地区的主客场制度?

弓戈:主客场制度的最终形成,不仅仅是因为电竞的线下衍生板块。这还是一个全生态的问题。全国的很多地区,都在关注电竞了,思考探索它的产业价值、社会价值、对城市发展的可能性等等。电竞是一个跨界元素很多的产业,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上海已经明确了电竞发展的方向和政府应该怎么去扶持它。像《文创50条》、《电竞20条》,打造全球电竞之都,今年上海每个区都有具体的扶持政策出来。这对于全国来说,都具有参考示范价值。

上海《电竞20条》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