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当985、211学生打起电竞

2023-04-15 19:46:52 991

摘要:电竞社诞生之前,这群985、211大学的学生们,一直以野生、自发、纯粹的散兵游勇姿态在热爱里生长。但时间一长,他们必须面临一个最直观的问题,打比赛需要请假。彼时大学不存在“正当打游戏”的说法,一名学生在上课期间选择外出参赛,假条都不可能批下...

电竞社诞生之前,这群985、211大学的学生们,一直以野生、自发、纯粹的散兵游勇姿态在热爱里生长。但时间一长,他们必须面临一个最直观的问题,打比赛需要请假。彼时大学不存在“正当打游戏”的说法,一名学生在上课期间选择外出参赛,假条都不可能批下来,只能以“逃课”处理。

那也是电竞迅速发展,并获得大众认可的一年。2017年,《英雄联盟》总决赛首次在中国举办,同年,王者荣耀也登上了竞技场,草根少年们翻越山峰的故事,引起千万人的共鸣。它不是传统观念中的玩物失志,而是另一种努力、证明、被看见的叙事。在那一刻,观赛的许多年轻人心中都产生了一个相同的疑问:

为什么我们不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电竞社?

最后的结果是鼓舞人心的。而从三次拒绝到取得成绩,从散漫个人到彼此理解,这些男孩伴随电竞社一路成长的故事,也是一群普通人,在用自己的努力打破偏见、寻求认同的故事。他们不需要证明什么,因为答案就摆在那里——

游戏不仅是游戏,还可以是热爱、友谊甚至事业。

文 | 一楦

编辑 | 易方兴

运营 | 绘萤

三次拒绝

为了在一所211大学里创办电竞社,陆鸿锟几乎跑断了腿。

像早年的很多大学一样,在那之前,上海大学从没有过电竞社。那会儿是2017年,陆鸿锟读大一,按照成立社团的要求,第一步,就是需要找到一个愿意为电竞社挂名的指导老师。

他已经失败过两次了。有老师还反问他——什么是电竞?电竞究竟属于竞技运动还是电子游戏?

彼时,中国电竞产业正处在蓬勃发展之时,中国电竞市场整体规模已经突破650亿元。但对于电竞的社会认知,仍存在严重的割裂。有一次,陆鸿锟干脆直接上门找到了团委书记,对方没有犹豫很久,几乎是下意识拒绝了陆鸿锟。

很快,陆鸿锟就发现,自己真正的对手,是来自于对电竞的偏见。

相比高校教师的陌生,事实上,上海大学当时已经有许多学生自发组队在外参加职业比赛。陆鸿锟自己就是上海大学CF战队的一员,曾经一路打到了青训,“我们那时候还建了电竞爱好者社群,足足有二三十个”。

这群电竞少年希望得到身份的认同。他们希望能够以电竞社的名义,光明正大地租借训练或比赛场地,再也不用背上“随意逃课”的谴责,以及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想拥有一个具有归属感的组织。

于是,陆鸿锟决定做出自己的第三次尝试。在整理了一套电竞社方案后,抱着材料,他再度找到团委书记。

结果,还是失败了。

与其他社团不同,电竞社所需经费较高,差旅费、场地费、宣传物料都不是小数目,加之对校外商业活动仍比较抵触,书记又拒绝了。

在同一时期,很多大学都在学习如何接纳一件新鲜事物。比如,直到2015年,华中科技大学电竞社才撕去自己5年的“黑户”标签,在这5年里,电竞社一直以微妙的方式存在,他们的赛事是学校最受欢迎的活动之一,却无法在开学的百团大战路演中露面。

复旦大学统计学系学生花海睿,在创办复旦大学电子竞技协会时,也曾被学校以“没有校内活动”的原因拒绝。

在电脑尚未完全走进家庭,更别说移动端的2005年,花海睿联合两名同学一口气办下了FEG和wNv高校校园行两场活动。这样的奔走持续了两年,直到2007年1月22日,花海睿在BBS论坛上发布一个令他们振奋的消息:

复旦大学电子竞技协会正式通过了审核。

这些故事,也一直在激励着陆鸿锟。2018年上半年,距离陆鸿锟最初提电竞社的想法已经过了大半年,终于,他最后一次敲开了团委书记的大门。

这个男生鼓起最大的勇气:“书记,我们不要学校一分钱,也承诺不在校内办活动,我们只想要电竞社。”

▲ 上海大学电竞社的成员们在一起pk。图 / 受访者提供

热爱的理由

在电竞中,每个年轻人都有自己热爱的理由。但很有意思的一点是,几乎每个人都从游戏里看到了自己。

比如露娜,是华中科技大学电竞社的蓝俊最喜欢的王者荣耀英雄。

这个取自古罗马神话月亮女神露娜的英雄,身着紫衣,容貌绝美,在王者荣耀中的身份是法师型战士。这是个飘逸而勇敢的英雄。理论上,一名出色的露娜玩家,可以做到七进七出,并且扭转战局。

蓝俊还记得,自己高中第一次接触王者荣耀时,就被露娜深深吸引了。极高的操作难度、对完美连招的渴望以及收割的快感,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纯粹的热爱。

2018年,他进入华中科技大学后,又用一手灵动的露娜,通过选拔进了电竞社的王者荣耀校队。在校队,他给自己起了个代称,“月魂”,如同露娜剑下的月光之魂。

而陆鸿锟也差不多。他在高中时就是CF迷。作为一个射击类游戏,CF极为考验玩家射击的速度与精准度。

考入上海大学后,陆鸿锟在和同学们一起玩CF时,使用了更为灵活的四指玩法,左手食指开火,拇指移动,右手食指跳跃,拇指控制方向。他发现,自己的枪口经常发生抖动,陆鸿锟开始沉迷于压枪动作,这是一种极为克制与痛苦的练习,要保持枪口与屏幕中心始终保持在同一条水平线上。

为了练好这一个动作,陆鸿锟有段时间每天练习三四个小时,“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是喜欢,就是要练好”。

几乎所有人都是因为热爱结识电竞,但游戏所带给他们的体验,又超越了最朴素的热爱。

▲ 社内聚餐时,也少不了来一把王者。图 / 受访者提供

电竞社的少年们常年待在一起,友谊,是他们提及的最多的一个词。一起练习,一起比赛,一起约饭,说到最好的朋友,少年们第一反应都是彼此的队友。

但印象最深刻的还是赛场中的友情时刻。王浩璇曾经也是上海大学电竞社王者校队的一员,他还记得,在一次校赛决赛中,团队当时使用的是41分推战略——即四名玩家吸引对方火力,并集合推一路防御塔,一名玩家单独带线的模式。巧合的是,对方使用的也是相同策略,那一局,打野选手使用的赵云,因为发挥不佳,在单独带线时屡次被敌方关羽单杀。

作为一个团队竞技游戏,如果一名队友出现了单独阵亡的情况,这意味着,另外四名队友将面临着以少对多的不利局势。在最后一次关键团战中,打野赵云在上路被关羽单杀,剩下的队友不得不紧急撤退,撤退过程中,上路的敌方关羽突然绕后出现,在战马上挥出了自己的青龙偃月刀,以前后包抄之势迅速团灭王浩璇一方。

输掉比赛后,大家默默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王浩璇发现,打野选手不见了。所有人迅速找遍了整个比赛现场,最终在厕所的一个角落发现了他。

那个平时有些内向的男孩,正蹲在昏暗的墙角旁,双臂抱着膝盖哭泣。他把比赛输掉的所有原因归咎到了自己的头上,所有队员蹲下了,有人轻轻搂着他,“没事儿,我们是一个团队,团队输了绝对不是一个人的错,再说我们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弥补”。

走出场地后,五个人相约夜宵,大家都默默避开了输掉的话题,所有人的情绪又恢复了过来,赤诚、温暖和惺惺相惜流动在那个赛后的夜晚。

▲ 上海大学电竞社团建活动。图 / 受访者提供

对于少年来说,游戏不仅是快乐、友谊,更是一种未来的可能性。蓝俊还记得,高中时在家打游戏,父母看到后,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游戏打得再好,也不能当饭吃。”

事实上,和陆鸿锟同一届的队友们,许多都踏上了与游戏有关的行业。电竞社的一个女生,上海大学美术专业,却在电竞上颇有天赋,毕业时选择成为一名电竞女队职业选手——在当时,游戏打得再好,一个211院校毕业的学生走上职业选手道路,也足以让周围人瞠目结舌。但女生并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退役后,她依旧在和游戏打交道,做起了专业游戏主播。

华中科技大学电竞社前社长刘瑶琴也是其中一员。她的游戏龄从初一开始,从《跑跑卡丁车》到《英雄联盟》,再到《剑灵》,刘瑶琴沉浸在游戏的策略研究中,毕业时,她成了学院里第一个找到工作的人,成功入职一家互联网大厂的游戏策划岗。

蓝俊至今记得自己手捧奖杯的那一刻。这个男孩不缺奖项,从高考结束到大学,他参加过不少王者荣耀比赛,拿到的奖金、游戏皮肤不断。

唯独在一场小小的比赛中,主办方给他们准备了奖杯,上窄下宽,形同国际象棋皇后棋。手握奖杯,他的心脏小小抽动了一下。

这是他人生的第一座奖杯。回去后,蓝俊把奖杯轻轻放在宿舍桌最明显的位置上,天天看着。学习不顺的时候,他也要看一眼它。

▲ 蓝俊的奖杯。图 / 受访者提供

认同的不易

在陆鸿锟第三次找到团委书记时,对方终于被这个18岁的男孩的恳请打动。上海大学电竞社正式成立了。但陆鸿锟还来不及高兴,事实上,他在电竞社创立之初尤为焦虑,“焦虑大家的认同”。

要有认同,电竞社就要一个成绩,一个让大家都看得见的成绩。

为了这个成绩,这群少年首先改变了自己。过去他们是散漫的。王浩璇擅长玩中单,他喜欢吃经济——王者荣耀中击败野怪、小兵或敌人都能获得经济,经济越高,英雄伤害越高——并享受利用操作和敌方中单拉扯、厮杀的感觉,经常会忘记支援边路队友。

后来在团队中,王浩璇有时会主动把自己降为“工具人”,把更高的经济让给打野或射手,“只提供法术控制,做经济三四号位,奉献自己让团队获得最大利益”。

而在游戏中,每一项决策都至关重要,一个错误的决策极有可能导致蝴蝶效应,在后期输掉整场比赛。

▲ EDGM王者分部-上大电竞 上大校招会。图 / 受访者提供

陈子奥是华中科技大学校队教练,作为旁观者,他见过队员们之间无数次的分歧时刻。分歧多数发生在打野和辅助之间,团队的两个指挥位,在后期打龙时(注:暴龙能带给团队极大的推塔优势),经常发生彼此掉点的情况。“要么是辅助不想开龙,打野开了,导致队友团灭。要么还有一种情况,逆风时辅助想着抓单蹲人,但其他人依旧抱着巅峰赛的打法,抱团吃经济。”他说。

这要求少年们学会真正地彼此信任,同时收去自我的锋芒,听从指挥。华科校队王安博是个自由且随性的人,在游戏中擅长极具攻击力的打野英雄,他起初觉得自己是“享乐型玩家”,对王者荣耀的定义就是“玩”,玩不会露娜,干脆就尘封起来,再也不碰,他只喜欢用“澜”和“娜可露露”这两个英雄掌控全场,以“厮杀为乐”。但陈子奥提醒他,一个真正的打野不能局限于“杀人”和“享受”,王安博开始用“恺”“梦奇”这些英雄打野,以及硬着头皮玩宫本武藏。有时候,这个少年甚至会感觉到过去少见的挫败,“宫本武藏这个英雄感觉天生和自己过不去,玩得很抽象”。

而在赛场之外,校队背后的电竞社,也在做着自己的努力。

▲ 上海大学电竞社的成员们在一起打比赛。图 / 受访者提供

在临近大四时,陆鸿锟逐渐退出了上海大学电竞社的事务。2022年,大三的敬昊颐成为新一任电竞社社长,和此前的基调一样,他希望电竞社能够成为一个真正成熟的俱乐部。借鉴俱乐部模式,上海大学电竞社拥有校队、商务、外联三大部门,商务和外联部服务于校队的运转。

赛事和考试时间的冲突,曾经是最困扰敬昊颐的一件事。上海大学实行三学期制,每年3月、6月、11月都是考试月,但11月一般是王者荣耀高校赛举办的时间,这也意味着,在不耽误11月考试的前提下,留给高校赛的准备时间只有一两周。

敬昊颐能做的,是尽量和主办方协调,避免比赛时间和考试时间重合。“至于赛前准备,我会在9月份就主动和各高校组织训练赛,尽可能不要让队员出现临时抱佛脚又影响考试情绪的慌乱情况。”从陆鸿锟那一届开始,队员的学业始终是电竞社的第一位,他还记得,自己带的那一届王者校队,没有一个出现挂科甚至延毕的情况。

更多时候,敬昊颐还得发愁校队的线下比赛场地。他还记得,有一回自己把比赛安排到了一个酒馆里,里头大概能容纳150人,起初他想着酒馆热闹,尤其是晚上,比赛同步投屏,氛围一定会很好。但他没想到,酒馆环境昏暗,又太过嘈杂,台下的观众甚至可以随意游走在选手身后。由于彼此座位靠得太近,又需要大声说话,选手们的战术交流,对手几乎听得一清二楚。

但这并不影响校队成员的专注,敬昊颐看到,没有一位成员的脸上出现过不耐烦或者戏谑,两支队伍旁若无人一般,沉浸在对战中。他知道,这些队员太渴望比赛了,因为疫情,上海大学在过去的两年里能参加的线下赛事训练不多,哪里都有可能成为他们的训练场地,宿舍、食堂、甚至是随处的一块草皮上。

“有时候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了,直接就地一坐,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 敬昊颐组织150人在酒吧举办王者比赛。图 / 受访者提供

王者归来

在刚刚过去的王者荣耀高校菁英杯里,华科校队教练陈子奥当时隐瞒了一件事。

华科校队杯分到了大区淘汰赛死亡之组。当时来自全国各高校的参赛队伍几乎可以用“高手如云”形容,陈子奥私下做了功课,仅华科所在大区的四支队伍里,没有一支弱队,尤其是华南理工大学队和中山大学队。

一开始队员们并没有抱多大期望,陈子奥也觉得,就算挤进了8强,8进2的淘汰赛也是悬之又悬。陈子奥干脆隐瞒了对手们的信息,只告诉队员们,“挺好打的”。意料之外,华科几乎以一路大胜的姿态走到了决赛中。

决赛前,团队的压力彻底爆发了出来。因为决策分歧,队员彼此说了一些尖锐的话,陈子奥只能和每个人单独沟通,“大家是因为想赢,出发点都没错”。决赛前一夜,陈子奥发了高烧,第二天只能在昏昏沉沉中,听着队员们的对战实时沟通。

决赛第三场,陈子奥在耳机里都能感受到逆风的局面,两方一直在试探、胶着与拉扯。有一阵,他听到耳机里队员们的沟通“突然就密集起来了”。“能偷家!”男孩们在耳机里大喊着。后来他才知道,那一次高地关键团战中,在中山大学先手直接拿下华科射手和打野的情况下,辅助太乙真人选择用自己一人拖住对方的公孙离与张飞,其他两位队友迅速抓住机会,不再恋战,直接返回对方高地,攻下了对方奕星和吕布,一举拿下水晶。

在赛前,陈子奥告诉队员们,五个人什么时候能“打得像一个人”一样,才是一支好团队。那场比赛里,前期打野开团失误,没有人选择逃跑离开,他们在保护着彼此,在后期,辅助选择牺牲自己,为队友争取时间。陈子奥觉得,在许多时刻,他们就是“一个人”“一支团队”。

菁英杯亚军,这是个惊喜的成绩,这群少年们终于证明了自己。

▲ 王者荣耀高校菁英杯中,华中科技大学对阵中山大学。图 / 受访者提供

从电竞社的艰难落地到取得成绩,从散漫的个人到真正的彼此理解,在游戏中,这些男孩伴随电竞社一路成长。作为985、211大学的学生,没有一个人把游戏当成简单的消遣,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努力打破人们对游戏的偏见,在寻求认同的路上,学生们向人们证明,游戏不仅是游戏,还可以是热爱、友谊甚至事业。

如今,马上社团将迎来换届,敬昊颐也希望自己倾注热情的电竞社能够传递下去。“我特别希望,除了对游戏本身的热爱之外,未来新加入的社团成员们也能在社团里,感受到整个电竞行业的激情和魅力。”

而这些认可和传递也离不开平台的支持。高校电竞少年们身上蓬勃的生命力同样吸引了iQOO的关注。为了帮助这些高校学生做好未来个人发展规划,持续为电竞行业培养输送专业人才,填补着国内在电竞领域的人才空白,性能手机品牌iQOO与全国超过30所高校建立了长期合作,联合举办校园电竞赛事、合作定制职业发展相关专业课程,并面向在校学生提供iQOO专属实习通道,为学生打造一个贴合电竞时势的学习和实践环境。

▲ iQOO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比赛用机。图 / 受访者提供

敬昊颐还记得,疫情期间,整个2022年上海大学只办了两场比赛,iQOO所承办的比赛就是其中一场。除去物料、执行费用的支持外,所有人都没想到,在一场淘汰赛前,iQOO告诉敬昊颐,他们准备办一场赛事直播,并且请来了EDG(一家知名的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教练作为比赛解说。

“我当时特别激动,直接把链接发群里了,对大家说,我们上直播间了,还有EDG教练解说,大家也激动了。”那是任何一个电竞少年都无法绕过的EDG,没有一个少年会忘记2021年在雷克雅未克,EDG拿下《英雄联盟》总决赛的那一刻,彩带飘扬,奖杯被高高举起,每一个人都沉浸在电竞梦的美好想象中。

如今,少年们这个小小的电竞梦也被看见了。在那场iQOO校赛中,有一个团战场面让敬昊颐印象深刻,EDG教练也用自己的专业重现了转瞬即逝的细节——在红方0换2的人头优势下,蓝方橘右京选择了沉稳蹲草,从后方冷不丁切入,直接找到对方射手鲁班七号打成残血,随即蓝方趁机进场,射手马可波罗用眩晕和冲击铠甲,迅速控制并疯狂输出,一人拿下五杀。

敬昊颐把这段视频默默收藏了下来。iQOO并没有把这场比赛当作是一场简单的校赛,EDG教练的解说里也充满着尊重与专注,少年们眼里彼此的梦想,日以继夜地训练,永不服输的坚持,也第一次得到了珍视。

事实上,这种认同也在逐渐走向大众。2003年,电竞被国家体育总局批准列为正式体育项目,此后20年,从“玩物丧志”到“体育精神”,电竞在社会主流中经历了长期的质疑、争议,最终才走向认同。标志性的一幕是,电竞运动正式成为2023年杭州第19届亚运会的竞赛项目——这是电竞元年的开端,也是历史性的一刻,是电竞发展的一个新舞台,更是复旦、华科、上海大学背后的这些电竞少年一直所期盼的认同时刻。

而这种认同,也将一直伴随着少年的电竞梦,持续走下去。

▲ iQOO校园活动现场。图 / 受访者提供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